凤凰投注网

您的位置:首页>> 企业文化>>文化生活>>汪苗苗作品——《外公和外婆》
汪苗苗作品——《外公和外婆》
作者: 汪苗苗 来源: 工会办公室 时间:2019/7/29 9:17:48 点击:121

早起看见外婆躺在沙发上,疲惫、伤感,似乎一夜不曾睡。母亲在厨房里准备早餐,餐具轻柔地碰撞着,让我感到气氛更加肃穆。“今天是你外公的忌日,你外婆半夜就醒了。”母亲轻声说。“唉——”客厅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短命的老头子,查出来病就在家等死,没去医院看过一次……”

记忆中,外公除了在田间劳作就是圪蹴在门口的碌碡上抽旱烟。我跑过去,盯着他看了一会:“外公,你的眼睛怪怪的,两个不一样。”外公敲敲烟斗,说:“左边这只去年就没光(失明)了,也不知道咋弄的。”二十年前的农村,对于老年人失聪失明的事情,只用一个词解释:老了。“老了”的外公并没有被病魔忽视,2002年秋季,外公感到吞咽困难,随后被确诊为食道癌。母亲是长女,性格很像外公,刚毅、决断,在兄弟姐妹聚在一起商量办法的时候,母亲说了两个字:“不治”,因为她知道外公的四个儿女谁都没有经济实力去帮自己的父亲对抗癌症。病情发展得很快,从细嚼慢咽到只能吃流食只经过了一个多月时间,一辈子不沾膻腥的外公每天喝两大瓶羊奶。单一的食物不能提供足够的营养,碌碡上不见了外公的身影,他只能卧床了。亲戚朋友告别般的探访让他不胜其烦,偶尔清净的时候收音机里总是播放着治疗肿瘤的广告,透漏着这个倔强的老人对生命的渴望。很快,肿瘤细胞完全攻占了他的食道,外公就只能靠点滴来维持生命了。舅舅买来两大箱子葡萄糖液体,隔壁的乡村医生每天早晚来为外公输液。那一滴滴液体流进他的身体,提供了维持生命的能量,却没有带来生的希望。

一次剧烈的疼痛让从未流过泪的外公哭喊着求老天爷让他快点死,儿女们手足无措地站在屋外流泪,但也只是手足无措。后来我看到一片文章里患者的亲人问医生癌症究竟有多疼,医生沉默片刻说:“万蚁噬骨!”我就明白了当年外公想要自己的生命结束并不是一句气话。接下来的日子刚好是暑假,我一直在外公家照顾他,直到他去世,那些日子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我不能详述,因为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

外公生病的那段日子经常对正在上高中的我说:“将来考个医生,你外婆看病就方便了。”我没有报考医科大学,但外婆的就医也没有成为困扰。去年冬天,七十八岁的外婆感到左侧身体轻微麻木,舅舅当天晚上就送到县医院检查,确诊为轻微脑梗,随即住院治疗。医生说:“老年人感觉自己不舒服一定要及时到医院检查,不要把小病拖成大病。”外婆边笑边说:“不拖不拖,有病就看医生,报销比例这么高,谁都不想让自己受罪哩。”今年春天,外婆做了白内障摘除手术,术后恢复很好,眼睛亮了,性格也更开朗了。

上班时间还早,我把饭菜端到外婆身边,边吃边陪她聊天。“外婆,你上次说村西边的地承包出去还给你们分红是怎么回事?”“就是,你说现在这日子好过不,看病不花钱,我一个老婆子不种地还有分红,每个月还有高龄补贴,……”外婆细数着国家的好政策。

外公和外婆生于同一个年代,但外婆过上了外公梦寐不敢求的生活。

渭化集团 版权所有 备案: 陕ICP备07002048

地址:陕西省渭南市高新区 邮编:714000

电话:(0913)2106688 传真:(0913)2112146